經濟高質量發展,金融要如何支持?

            2019-09-23 19:30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經濟高質量發展,金融要如何支持?

            9月22日,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發布《2019·徑山報告》指出,我國目前的金融體系——政府高度干預與銀行絕對主導——已不太適應當前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核心任務,即創新活動。因此,金融改革的一個重要任務是與時俱進地調整結構,不僅要盡量改變金融機構的組成比例,更需要努力改進金融機構的實質功能。
             
            報告指出,中國資本市場雖然經歷了近三十年的發展,在支持經濟創新方面的作用仍然十分有限。在可預見的將來,資本市場在中國金融體系中占主導地位的可能性不太大,因此服務經濟創新還是要更多地依仗間接融資渠道特別是商業銀行。
             
            對此,報告提出8條具體政策建議:
             
            1、營造支持創新的政策、制度與法律環境,保護知識產權,落實競爭中性,完善破產、重組的法律體系,實現市場出清。
             
            2、積極構建適合支持經濟高質量增長的“最優金融結構”,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推動金融機構更好地為創新活動和中小企業服務。提供良好的金融環境與基礎設施,包括落實競爭中性、推進利率市場化和建設良好的信用體系。
             
            3、減少政府對資本市場的直接“管控”,降低政策不確定性。加大系統性的市場開放,引進更多的機構投資者。提高資本的耐心,在明晰責任的前提下培育“容忍失敗”的創新環境,為創新型企業提供更加豐富的金融工具、激勵機制和制度安排。
             
            4、進一步探索銀行與資本市場的聯動,推動服務模式向“商行+投行”轉型。利用軟信息,深耕小微企業客戶群。利用金融科技手段,創新風控手段,建設開放銀行。設立支持科技創新企業與小微企業發展的政策性銀行,由國家財政承擔主要責任。
             
            5、把握好整頓影子銀行的節奏與力度,減少催生影子銀行的政策扭曲,對各類資管產品的監管標準要統一,減少監管套利。加強私募股權凈值型產品的銷售,增加市場的長期資金。鼓勵金融機構提升整體資產組合的風險監控與風險管理能力。
             
            6、盡快實現監管全覆蓋,規范數字金融業務模式與行為。積極平衡大數據收益與個人隱私、大科技公司效率與壟斷之間的關系,并推動智能手機、大數據與云計算在整個金融部門中的穩健運用,支持創新驅動的經濟高質量發展。
             
            7、將人民幣國際化作為中國金融開放之錨,構建透明、穩健的貨幣政策框架與匯率體制,從正面清單管理向負面清單管理轉變,構建合理的金融市場與金融機構體系。大力加強人民幣的計價功能。
             
            8、構建適應金融創新的監管體制,平衡創新與穩定之間的關系。適應金融創新跨行業、跨區域、新技術的業務特征,加強監管協調、功能監管與監管科技。在監管政策的執行中,要防止“一管就死、一放就亂”的現象一再重演。
             
            報告指出,經濟創新的本質特征是周期長、不確定性大、失敗率高,這與大多數金融投資要求短期化的低風險、高回報之間存在一定的矛盾。因此,金融創新可能需要考慮從以下三個方面入手:資本要有足夠的耐心;風險管理要適應創新的特點;要在明晰責任的前提下容忍失敗。 
             
            報告認為,相比間接融資,直接融資即資本市場憑借融資期限較長、投資者專業素養較高和容忍風險能力較強等優勢,可以發揮更好的作用。而商業銀行對風險的接受能力普遍比較低,并且中國存貸款利率也還沒有完全實現市場化,支持創新的能力相對比較弱。影子銀行、數字金融在相當程度上彌補了正規銀行部門的一些服務不足,但也造成了不少風險,而且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中國的數字金融業務都還處于幼稚產業的狀態,遠未成熟。 
             
            站在商業銀行的角度來看,CF40學術顧問、中國工商銀行原行長楊凱生表示,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好,商業銀行一直難以擺脫社會公眾,包括媒體的批評指責。
             
            “坦率的說,并不是銀行管理層政治站位不高,并不是銀行管理層不知道小微企業發展的重要性,不知道創新型企業加快發展的重要性,而是確實在經營管理中有一定的難處。”楊凱生說。
             
            “監管部門出于好心出臺了新增貸款中必須有一定比例投入到上述創新型企業和小微企業,如果達不到就要受到相應監管的處罰。而從商業銀行可持續性經營原則來說,商業銀行必須對存款人負責,考慮到風險控制的需要,考慮到維護存款人的利益,考慮到維護股東的利益,商業銀行在這個過程中確實面臨著兩難甚至是多難的選擇。”他說。
             
            楊凱生認為,支持小微企業發展是政府的既定方針,為了落實既定方針,政府確實是需要拿出一些投入來的,比如設立一個政策性銀行。“政策性銀行特點是什么呢?一旦出現了風險,國家財政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原中國證監會主席、原中國銀行董事長肖鋼則認為,應該延長“資管新規”規定的過渡期,把握好整頓影子銀行的節奏與力度。“’資管新規’規定過渡期為2020年,但目前看來壓力很大,商業銀行缺乏足夠的資本金,部分非標產品難以轉標,還有一些宏觀影響需要充分考慮。建議適當延長整改過渡期。”他說。

            上一篇:數字經濟規模達31萬億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數字經濟規模達31萬億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pk10最稳玩法 彩票为什么不能网购 昆明红灯区小姐 pt游戏哪些平台有 六肖彩霸王 菠菜娱乐平台 福建时时11选五 pk10走势图技巧规律 3d2011318期6码预测 中日韩美女mtv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