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湖:千年秀水的“綠色崛起”

            2019-10-07 09:26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衡水湖:千年秀水的“綠色崛起”

            大禹曾在這里揮灑汗水;劉秀曾在湖邊運籌帷幄;曹操曾在這里操練水師;她被酈道元寫進了不朽的《水經注》……
            在河北東南部,被稱為“京南第一湖” “京津冀最美濕地”“東亞地區藍寶石”的衡水湖,已經走過了2600多個春秋。這里曾經開辦過新中國第一個國營機械化農場,現在又打造了全國最大的城市濕地園林。經受過在粗放經營年代被嚴重污染的慘痛,如今的衡水湖又迎來了新時代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綠色發展良機——
             
            圖為衡水湖景色。周博 攝
            10月,入秋的衡水湖暫時告別了暑假的喧囂,迎來了一段靜謐的時光,驅車沿環湖馬拉松賽道一周,綠樹成蔭、鮮花盛開的兩岸與碧波蕩漾、魚歡鳥鳴的湖面構成了一幅美妙、和諧的畫面,讓人心生愜意。
            游船碼頭,穆歌和媽媽一邊攙扶著80多歲的姥姥登船一邊跟姥姥介紹說,“這可是4A級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呢,我們當年上高中的時候學校組織遠足就是到這里,尤其是2012年開始舉辦國際馬拉松賽后,衡水湖是變得越來越生態化、國際范兒了。”
            坐于游船,行駛在碧波蕩漾的水面上,間或有鳥兒在頭頂掠過,穆歌直呼“真好看!那邊還有野鴨子呢。”80多歲的姥姥也被這迷人的風光深深吸引了,嘴里念叨著,希望有生之年能再來一次衡水湖。
            作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衡水湖素來就享有“京南第一湖”“京津冀最美濕地”“東亞地區藍寶石”等美譽。隨著衡水湖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前來游玩的游客日益增多。據衡水濱湖旅游有限公司辦公室主任王中保介紹說,“近三年來,由衡水湖濕地帶動的旅游業快速發展,接待游客數量年均增長28.3%,旅游綜合收入年均增長61.6%,2018年衡水湖游客達到293萬人次,旅游收入達到4.9億元。”
             
            圖為衡水湖景色。周博 攝
            開荒造田的冀衡往事
            衡水湖,被衡水人民親切地比作“母親湖”,她的年齡已超過2600歲。據史料記載,衡水湖原本是黃河母親留在冀東平原上的一個女兒:大禹曾在這里揮灑汗水;劉秀曾在湖邊運籌帷幄;曹操曾在這里操練水師;她被酈道元寫進了不朽的《水經注》……衡水湖的興建史鑄就了一首波瀾壯闊的詩。
            說起衡水湖的歷史與文化,現任河北衡水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總工程師的李宏凱如數家珍。他說,衡水湖歷史上曾為黃河、漳河、滹沱河故道,水災頻繁,后隨著清初漳河的南徙和近代滹沱河的北徙,導致流經這里的上游活水幾乎斷絕,這片亙古大澤逐漸淪為季節性湖泊,人類對她的農業開發提上日程,開始挖湖排瀝、開湖造田,“千頃洼”之名也就在此背景下產生。
            據魏屯鎮王家宜子村村民王寶森介紹說,那時候千頃洼周邊散亂著近百個古老的村莊,從閻家莊到漳下,從繩頭莊到王家宜子,再到湖中村的順民莊和胡家莊,村民們在洼地里開墾了一些土地,種起了小麥、大豆、高粱等農作物。尤其是1947年國營冀衡農場的建立,寫就了衡水湖農業開發史上一段空前絕后的“神話”。千百年來荒無人煙的千頃洼突然熱鬧了起來,拖拉機、聯合收割機、重載汽車等“鐵家伙”開了進來,引得附近村民紛紛前來觀看。
            “那時候我年齡還小,好多有關冀衡農場的故事都是聽長輩講來的。印象中,農場就緊挨著我們村,有大家十分稀罕的大聯合收割機,還有一到收麥子的季節我們就跑到農場里去拾麥穗。”王寶森回憶說。
            作為新中國第一個國營機械化農場,冀衡農場曾經書寫了一段極為自豪的歷史——10年間開墾了4萬多畝荒地,建了300多眼機井,開辦了全國拖拉機手培訓班,往海南島、黑龍江、新疆等地輸送了大批技術骨干,為新中國的農墾事業做出了很大貢獻。
            “冀衡農場的輝煌到1958年戛然而止。那個時期,衡水、冀縣、棗強三縣為了發展灌溉事業,在千頃洼東南部修筑蓄水工程,引來的滏陽河水在這里蓄積,在人力的作用下,千頃洼變為了水庫,衡水湖這個名字也在此時誕生。”李宏凱介紹說,衡水湖誕生四年后,因湖區長期高水位蓄水,湖周截滲、排咸等工程不配套,沿湖土地出現次生鹽堿化現象,為充分發揮效益,水庫不得不于1962年放水還耕。
            據衡水湖周邊村里老人回憶,衡水湖放水的時候正值春夏之交,大約放了四五天就露出了湖底,湖水排完之后,因修建水庫搬走的順民莊和冀衡農場又搬了回來。
            修了搬,搬了沖,歷經多次動蕩的冀衡農場沒有再恢復往日的輝煌。2012年,冀衡農場僅剩的2.1萬平方米老舊住宅區被拆除,冀衡農場徹底消失了。
            站在衡水湖馬拉松廣場,李宏凱面對下沉式的冀衡農場紀念墻邊介紹道,“冀衡農場是新中國第一個國營機械化農場,它見證了衡水湖開湖造田的激情歲月。”

            圖為衡水湖景色。周博 攝
            衡水湖畔的漁家生活
            站在王家宜子村西邊眺望衡水湖,湖面上不時有游船駛過,留下朵朵浪花。從1958年衡水湖之名首次出現在世人眼中,到1978年衡水湖成為國家南水北調重點調蓄工程,再到1985年從衛運河跨流域引水到衡水湖的“衛千”工程,曾經“靠田吃飯”的王家宜子村開始逐漸走上“靠水吃飯”的生活。
            “魚兒跳,鴨兒叫,湖面泛漣漪,漁船驚飛鳥,北國一派江南景,多種經營見成效,魚鴨禽蛋齊上市,社員夢里也在笑。”這首詩反映了當時衡水湖周邊村民們的真實生活。1982年,27歲的王家宜子村村民王鳳群和村里另外兩個人搭伙從白洋淀買回了兩條二手木船,從此開啟了打漁生活。為捕到更多的魚,王鳳群找來竹子,自己在家制作竹箔,然后將大約一米三高、兩米半長的竹箔插在水里布成“迷魂陣”。“魚只要進去就出不來了。”王鳳群回憶道,每天五點多鐘起床去收魚,再賣給從白洋淀過來的二道魚販子。
            作為村里第一撥漁民,王鳳群在村里掙足了面子。雖然打漁的生活比較辛苦,但收成還是不錯的,偶爾碰上好運氣,一天能收一萬來斤的魚,3毛錢左右一斤,最高的時候一天的收入就有3000多塊錢。平均下來,王鳳群一年忙到頭能夠賺七八千塊錢,這對于那個年代的人們來說無疑是一筆巨款,比種地強多了。在王鳳群的帶動下,村里好多人都開始了打漁生活,王家宜子村也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漁村。
            不僅僅是王家宜子村,衡水湖周邊的許多村莊都依靠打漁開啟了新的生活,部分村民還搞起了水產養殖,湖中布滿了各種網箱養魚設施。
            “有利必有弊,經濟搞上去了,生態開始遭受到了破壞。”據李宏凱介紹說,隨著捕魚隊伍的不斷壯大,捕魚的方式也越來越多樣化,從竹箔到網箔、地籠,甚至電魚、毒魚等各種方式。過度的開發導致東湖的水質在不斷惡化,西湖的濕地面積也在不斷萎縮。
            尤其是發展到上世紀90年代,衡水湖的旅游開發提上日程,湖內堆砌了梅花島等幾座小島,湖邊建起了森林公園,衡水湖又開始以一種新的姿態呈現在世人面前。
            “那時候,湖面上除了漁船,漸漸地開始有一些載人觀光的游船,旅游業開始零零散散地開展起來了。”李宏凱說,為滿足市場的需求,湖邊開起了一些小飯店、農家樂,湖面多了許多汽油船……養殖打漁搞旅游富裕了部分村民,可同時為衡水湖埋下了巨大的隱患,衡水湖的生態系統開始受到了破壞,水質不斷惡化,最差時局部達到劣Ⅴ類。

            圖為衡水湖景色。周博 攝
            千年秀水的治后重生
            上世紀圍湖造田、與湖爭地、捕魚養魚、過度開發曾給衡水湖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隨著人們生態保護理念的不斷增強,衡水湖濕地保護的湖體治理及生態修復取得了質的飛躍。如今,衡水湖是國家級濕地和鳥類自然保護區,林海繞碧水的生態環境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野生物種在這里棲息,538種植物,535種昆蟲、324種鳥類……依托衡水湖,衡水舉辦了河北省首屆園林博覽會,打造了全國最大的城市濕地園林。
            走進衡水湖唯一的湖中村——順民莊,我們看到的是干凈整潔的街道,村民李石莊一輩子生活在這個村子里,早些時候也以打漁為生。
            為了更好地保護魚類繁殖,2013年起,衡水湖休漁期從7個月延長到9個月。李石莊則順應政府號召,干脆放棄了打漁,轉而做起了村里的環保員,為衡水湖的環保事業貢獻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
            在街頭,李石莊指著關門的飯店、農家樂說,以前不懂環保,村里污水亂排、垃圾遍地,很多污染物進入到了衡水湖里。后來,村子里建成了現代化的污水處理系統,同時也關閉了有污染、沒有合法經營許可證件的農家樂。李石莊說,衡水湖就是俺們的衣食父母,誰也不能破壞她!
            同樣在王家宜子村,村民們也在為保護衡水湖不斷努力著。李雙群,村里的黨支部書記,80年代末期在村里開砂輪廠,干了10多年,然后轉做配電柜配電箱廠生意。2015年,為保護衡水湖環境,在政府的號召之下,李書記率先關掉自家工廠,挨家挨戶做工作,最終村子里20家左右的工廠都停工了。
            “保護衡水湖環境,咱們都理解,舍小家為大家,也算是為子孫后代造福了。”李雙群說,關停工廠之后,村民或是到外村打工,或是在家開網店,生活照樣過得有滋有味。
            據了解,為了守護好衡水湖這“一盆清水”,衡水下大力搬遷了周邊413家企業、作坊,拆除了60萬平方米沿湖各類建筑,封堵了所有的入湖排污口,更換燃油船為電動或燃氣動力船,一次性全部取締了1.38萬畝網箱、攔網,收割蒲草20萬平方米、清除淤泥80萬立方米……
            衡水湖近些年來在生態治理方面取得的成果,大家伙兒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
            順民莊村民孫家才一輩子生活在這個湖心村,依靠打漁養活了一家老小。如今68歲的孫家才常去衡水市里幫女兒看孩子,每次一到市區,孫家才都會明顯感覺到空氣的差異,“滿街都是汽車味,一到冬天還容易霧霾霾的,哪里也比上俺們村里的環境好,能大口大口地呼吸到新鮮空氣,暢快。”
            在村口湖邊,來自河沿鎮的董先生得空兒就和朋友來這里釣魚,“這幾年經常來這釣魚,現在衡水湖的水比以前干凈多了,釣釣魚,欣賞欣賞風景,真不賴!”不遠處,兩三只野鴨子從蘆葦叢里“倏”地鉆出來在水面上游來游去,董先生用力甩出魚竿,看著魚餌在湖面上劃過一道拋物線,繼而落入了水里,“以前很少來,因為水不太清亮,現在一待就能待半天,舒服得很。”
            衡水市長吳曉華表示,“現在,衡水湖水環境明顯獲得了改善,水質由曾經的劣Ⅴ類提升到Ⅲ類,大氣負氧離子含量高達4600個/立方厘米。下一步,在加強濕地保護修復的同時,衡水將保護區核心區、緩沖區及實驗區中對生態有重要影響的32個村莊1.8萬人進行生態搬遷,分兩期5年完成,以最大限度減少人類活動對衡水湖保護區的影響。”
            一湖秀水悠悠,兩岸綠意相隨。從遠古走來、綿延千年、回歸生態的衡水湖,訴說了一段華北平原上最動聽的衡湖史話,奏響了一首“綠色崛起”交響曲。“堅持以水為魂、以湖為核、湖城融合,舉全市之力抓好衡水湖保護發展。”吳曉華表示,要持續做好生態補水、水環境治理,打造以衡水湖為中心、以滏陽河為主脈河湖相通的“一湖九河”大水系格局。


            上一篇:閱兵槍械大揭秘:國產槍追趕世界一流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閱兵槍械大揭秘:國產槍追趕世界一流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福州按摩那家爽 赛车微信群 博彩6码 大胆美女图片 win007足球即时比分 优博时时彩平台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出号规律 福建时时走势图百度百度贴吧 通比牛牛攻略 捕鱼达人2原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