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華為不怕轉讓全部5G技術?

            2019-09-23 15:00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1
            為什么華為不怕轉讓全部5G技術?

            老冀提到任正非提出了一個石破天驚的建議:華為向美國企業轉讓5G所有的技術,支持美國企業在美國做生意,美國企業可以自主修改5G平臺,達到自己的安全保障。

             

            為什么華為不怕轉讓全部5G技術?技術是死的,體系是活的

             

             

             

            在老冀看來,這個建議其實跟2003年華為遭受美國網絡巨頭思科訴訟時的應對策略很相似,都是希望通過與美國企業建立共享機制,打消美國政界和商界的敵意。

             

            不過,這一次華為做出的讓步更大:上一次華為只不過出讓了非核心的企業網技術成立合資公司,而這一次華為卻準備直接轉讓核心的5G通信技術,華為就不怕真的培養起競爭對手,威脅到自己的核心業務?

             

            為什么華為不怕轉讓全部5G技術?技術是死的,體系是活的

             

             

             

            老冀認為,這是因為任正非心里有底:不會出現這樣的競爭對手。

             

            首先,任正非明確表示受讓技術的是“美國企業”,這也就把目前電信設備行業華為最強有力的三大競爭對手愛立信、諾基亞、三星排除在外,因為他們不是美國企業。

             

            其次,如果真的有一家美國大公司對5G技術感興趣,以市場換技術,購買了華為的5G技術,恐怕它也只能依靠華為不斷地提供技術,在美國本土進行銷售。

             

            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目前5G技術還遠遠沒有成熟,甚至就連很多國際標準都還沒確定下來。要知道,5G的三大應用場景增強型移動互聯網(eMBB)、海量連接物聯網(mMTC)、超低時延高可靠通信(uRLLC),目前也就eMBB稍微成熟一些,另外兩大場景的標準遲遲還未能確定下來。

             

            華為向這家美國公司轉讓的,其實只是當前這個時點的技術;這家美國公司如果希望取得商業上的成功,還必須做大量的開發工作。問題是美國的芯片設計人才被英特爾、高通等大公司吸干了,軟件開發人才則被互聯網公司一網打盡,這家美國公司上哪里去招攬那么多的研發人才?估計最后還是只能以市場換技術,讓華為轉讓技術給自己,自己開拓美國市場之后給華為利益分成而已。

             

            老冀還發現,在5G這個技術上,華為已經改變了過去的策略,采取了“飽和轟炸”的策略。

             

            說到這個問題,我們有必要回顧一下華為當年在3G上的策略。全球3G市場是從2000年開始啟動的,當時主要有4種技術標準,包括WCDMA、CDMA EVDO、TD-SCDMA,還有英特爾強行插隊的WiMax。當時的華為規模尚小,做不到每種技術標準都同等用力,只能采取“壓強戰術”,賭WCDMA。

             

            幸運的是,華為賭對了,WCDMA確實成為了3G時代全球最為主流的技術標準,而CDMA EVDO、WiMax日漸衰老,沒成氣候。主要在中國市場規模商用的TD-SCDMA華為一開始也不重視,至少沒有中興那么重視,幸運的是TD標準成熟期比較長,直到2009年才規模商用,華為拉上西門子成立了鼎橋通信,在研發上奮起直追,最終在中國移動TD招標中仍然做到了與中興平分秋色。

             

            2010年開始,全球進入了4G時代,技術標準統一為LTE。這個時候,華為強大的研發優勢得以發揮出來,同樣是做4G,華為在4G相關的核心網、基站、接入網、業務軟件、終端等領域全面開花,而華為的競爭對手由于在3G時代收縮得太厲害,以至于已經無法滿足運營商更多元化、更復雜的需求,因此逐漸敗下陣來。到了2013年,華為正式超越愛立信,坐上了全球電信設備的頭把交椅。

             

            又過了快十年,2019年5G來了,此時的華為的前面已經沒有任何對手。經過多年的修煉,如今的華為如同裝備齊整、武裝到牙齒的“美軍”,不再需要像過去那樣“賭一頭”,而是采用了“三多”(多梯次、多路徑、多場景化)的研發路線。

             

            所謂“多梯次”,就是華為把研發分成了ABCD四個梯隊:

             

            A梯隊只搞科學樣機,不管樣機賺不賺錢,只需要論證理論的可行性,不可行也是成功的,不以成敗論英雄,要大膽探索。

             

            B梯隊負責在科學樣機的基礎上發展商業樣機,要研究它的適用性,高質量、易生產、易交付、好維護。

             

            C梯隊要面向多場景化,按客戶需求,多場景化的產品是合理適用節約的產品,有利于用戶的建造成本、運維成本的降低。

             

            D梯隊研究用容差設計和普通的零部件做出最好的產品來。最優質量,最易使用、安裝生產和維護,最低的成本架構。

             

            多路徑,就是技術上探討多條可實現形式,不要輕言否決。華為既要研究全球化的路徑,也要研究區域性的路徑,這些路徑都要走通。在產品上,華為也一直堅持用雙版本,80%左右的時候都用主流版本,但替代版本也有20%左右的適用空間,保持這種動態備胎狀態。

             

            多場景化的組網很復雜,華為可以通過AI來解決。目前華為只解決了產品問題,沒有解決網絡問題。未來5G大流量在全球鋪開,網絡一定會擁塞,華為提前在國內的幾個研究所成立理論部,研究網絡流量的疏導問題。

             

            有了這么一整套的“三多”研發體系,在5G上華為做到了既有前瞻性的技術布局,也有現實的整套產品,還有各種不同場景的解決方案。

             

            為此,今年2月華為發布了“極簡5G”建設策略,從網絡極簡、自動化、商業極簡三個方面,建議無線網絡未來的發展方向。

             

            為什么華為不怕轉讓全部5G技術?技術是死的,體系是活的

             

             

             

            例如,在無線網絡建設方面,華為發布了無線網絡自動化系列產品解決方案,從以網元為中心的運維轉變為以場景為中心的運維,從單純的網絡管理到管理和控制融合,真正實現無線網絡大腦。通過計算能力超強的基站,憑借強大的計算能力和精細化網絡管理,不斷提升網絡性能,讓移動網絡自動化運營。

             

            大家都知道,把復雜留給自己,把簡單留給客戶,這其實是最難做到的商業模式,也是最受客戶歡迎的商業模式,難怪在去年11月倫敦舉行的全球移動寬帶論壇上,英國電信(BT)首席架構師 Neil McRae由衷地表示:“現在只有一家真正的5G供應商,那就是華為,其他供應商需要努力趕上華為。”


            上一篇:未來的協作機器人什么樣?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未來的協作機器人什么樣?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牌九玩法 欧美美女图片相册拼图 王者荣耀cos美女秀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二八杠游戏大厅下载 赛车qq计划群 cj娱乐 长春酒店按摩小姐 抢庄斗牛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