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與就業之間的競爭

            2019-09-21 10:01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人工智能與就業之間的競爭

              在過去10年間,人工智能(AI)正在取代越來越多的人類崗位,生產環節及部分服務環節都在減少人力。到2030年,全球至少有7500萬至3.75億人口需重新就業并學習新的技能。而中國至少有1200萬至1.02億人需重新就業。屆時,經濟是會停止增長還是實現爆炸性發展呢?日本駒澤大學經濟學教授井上智洋認為:“這一切都取決于我們究竟選擇哪一種未來”。在新著《就業大崩潰:后人工智能時代的職場經濟學》中,他不但回顧了過去100年間經濟與技術領域的思想家們的思考,還試圖揭示人工智能時代就業經濟的最終“解藥”,這大概也正是我們人類在老齡化與低欲望化和人工智能壓力之下的唯一救贖之路。
             
              科技讓生活更美好,低成本和高效益又使得“能用機器就不用人”成為多數企業的共識。未來20年,事務性工作很多都會被自動化所代替。
             
             
              “未來30年人們每天只需工作4個小時……大量崗位被人工智能搶走。”馬云在首屆(紐約)全球商業論壇上的演講絕非危言聳聽。“未來10至20年內,因人工智能技術而被替代的就業崗位數量至少由目前的9%上升到47%。”Daron Acemoglu、Pascual Restrepo的“機器人和工作:來自美國勞動力市場的證據”斷言,到2055年前后,自動化和人工智能至少取代全球49%的有薪工作,預計印度、中國和日本受此影響最大。“基于目前的技術水平,隨著人工智能的不斷發展成熟,中國現有工作內容中有40%以上、現有工作小時數中有31%可以實現自動化。”紅杉資本聯合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發布的“人工智能對中國未來就業市場影響的研究報告”顯示:預計2016-2030年間,中國被人工智能替代的全職員工的規模約在4000萬-4500萬人。
             
              AI對就業的替代效應不可避免。以2030年為界,之前可以稱為“弱人工智能時代”,之后則進入“強人工智能時代”。井上智洋認為:“如果AI技術今后能夠取得巨大進步,未來也有可能變得不同。”《就業大崩潰》最為獨到之處,還在于井上智洋通過討論創新與經濟增長、技術性失業之間的一般關系,并根據這一關系定位現在AI技術的發展。他認為:“AI與人類處于局部互補、整體替代的關系。”雖然AI的技術進步可以促進經濟增長,但并不是說AI的產業規模擴大多少,GDP就會相應增加多少,即“二者之間并沒有直接的影響”,或者說其影響并沒有想象中那么迷人。所以,政府不應當把AI作為產業培養,反而應著力促進其研發工作,以創造出更多的AI新技術。
             
              在商業的驅動下,AI技術還被應用在大數據分析、提高決策合理性上。在未來10-20年間,人類會擁有強大的機器人助手,如星球大戰中R2-D2這樣的機器人。井上智洋認為:“強人工智能的出現可能會引起下一次工業革命——第四次工業革命。”在《就業大崩潰》中,井上智洋圍繞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霸權之爭,重點分析了2030年前后出現的強人工智能對經濟結構及經濟發展和就業的影響。他認為,強人工智能將使世界上許多國家的經濟結構發生根本性變革。
             
              “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中,生產活動將會‘全面’實現機械化……人類將不再是社會所必需的勞動力,只有AI及機器人在直接進行生產活動……機器將從‘生產的手段’變成‘生產的主力’。”正如井上智洋所言,到那時,生產活動所必需的生產投入只有AI及機器人等機器,而勞動則不再需要或者必需。基于這種假設,人類就可以被簡單地分為“僅以工資作為收入的勞動者”和“僅以利息和分紅作為收入的資本家”這兩種類型:強人工智能和機器人的普及——出現由機器人進行商品生產的無人工廠——只有作為工廠的所有者的資本家能獲得收益,勞動者只能通過持股分紅來獲取一些收入。隨著對人類勞動需求的減少,純粹的勞動者的收入會減少,并最終趨向于零——即使AI的發展使得生產力得到了爆發式提高,也只有擁有資本的少數人富裕發達,大多數勞動者反而變得更加貧困。為了使勞動者的收入得到保障,這就需要進行根本性的制度變革。
             
              最合理的制度就是“基本收入制度”(BI)。“即不論貧富、年齡、性別、健康與否,全體公民均一致享有同等數額基本收入的制度,其特點是以個人而不是以家庭為單位進行發放。”井上智洋認為,BI既有“社會保障制度”的一面,也具有“國民紅利”的一面。如果將BI視為一種社會保障制度,它應該屬于“普遍主義性的社會保障制度”。與之相對應,面向部分貧困人口的低保制度則屬于“選擇主義的社會保障制度”。“低保制度中的諸多問題都是由于‘選擇主義’而導致的(如騙保等),與之相反,BI屬于‘普遍主義’,因而可以克服低保制度中的問題。”正如井上智洋所言,BI的發放與是否失業或是否患有疾病無關,也與有錢沒錢無關,所有的國民都可以領取,因此既不會有疏漏,也不會使領取人感到屈辱,更不會演繹出種種腐敗。很多人大概會擔心“財源有限”,其實大可不必,“財源并非有限”。井上智洋在《就業大崩潰》中指出了兩條解決路徑,一是開源節流,如拓寬稅源;二是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將赤字國債作為財源。井上智洋強調:“只要這個政策能讓國民生活水平提高,那么即使增稅也應該實施。”

            上一篇:蘇寧科技的大數據發展布局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蘇寧科技的大數據發展布局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快三口诀逢3下15见4出26 新时时彩官网app下载 赌龙虎要怎样才稳赢 百灵手游牛牛官网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 江苏骰宝结果 王者荣耀孙尚香去掉衣服的样子 长沙沐足飞机 官方牛牛现金版 重庆龙虎和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