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百萬,卻被嘲笑“沒出息”

            2019-10-08 09:12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年薪百萬,卻被嘲笑“沒出息”

            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身邊很多以前挺“高大上”的人,都開始賣保險了。

            記者、律師、金融從業者,甚至拿著鐵飯碗的銀行精英,都加入了保險大軍。

            這些精英,開始試圖將自己身邊的高端人脈變現。

            剛入行的時候,他們的家人反對、親友不理解,有人被朋友拉黑,被嘲笑沒出息。

            但同時,有人開始拿比原來高很多的薪酬,“一單30萬,年薪百萬”。

            “金錢洗刷了賣保險的屈辱感。”他們在“賣保險”和“精英”兩個完全矛盾的標簽之下,跌宕地隨著行業一路前行。

            精英大軍的加入,正在讓保險行業產生質的變化。

            未來五到十年,保險行業會否成為金融領域的最大風口?

            01 精英進場

            近日,上海友邦在內部會議上公布了一組數據:

            2019年上半年,有1621人加入上海友邦,其中四分之三曾擔任管理崗位,三分之二是本科以上學歷,博士6人,碩士210人。

            企業高管、資深媒體人、金融從業者、律師、醫生……越來越多的高學歷、高收入精英,開始轉行加入保險行業。

             

            精英人群開始賣保險:年薪百萬,卻被嘲笑“沒出息”

             

             

            為什么突然間精英階層開始關注保險,甚至自己開始賣保險?

            陳冰冰開始關注保險,是因為一起離婚案件。

            作為一位離婚律師,她已受理過兩千起離婚案件。

            她看到過太多婚姻關系的破裂,“大部分女性都是弱勢群體,是婚姻關系中最大的受害者”。

            在一次處理案件時,她突然發現,保險可以“保護女性”。

            “妻子可以給丈夫投保,受益人寫自己。”陳冰冰稱,就算兩個人的婚姻關系破裂,丈夫出了事,保費依然會賠付給前妻。

            “保險不會涉及財產分割,同時不會受婚姻關系的影響。”陳冰冰突然意識到,保險,不但能對沖風險,還能成為保護傘。

            于是,她自費花3萬報了一個保險培訓班,全面學習后,她也開始給自己的當事人推薦保險。

            在陳冰冰看來,保險是一個金融魔法,能游離在法律之外,巧妙繞過法律,甚至能操控法律。

            “我身邊有很多律師朋友開始做保險,都是因為發現在很多財產案件中,保險的作用千變萬化。”陳冰冰稱,保險可以轉移資產,可以藏匿資產,甚至可以防止資產被分割。

            很多精英階層開始進入保險行業,就是因為發現了保險背后的潛在作用。

            在信托公司工作了4年的崔文治,早已屬于高薪人士。

            他的學歷很高,是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博士。

            隨著成家、生子、父母老去,他開始考慮風險問題,并嘗試購買一些保險。

            此時,他開始明白保險存在的必要性,并感受到保險背后的魅力。

            最終,他自己也決定去加入保險大軍。

            還有一些精英加入,是因為他們認為,保險行業是一個朝陽行業。

            梁超曾在上海的一家外資汽車企業做技術,年薪40萬。

            他發現汽車行業正在走下坡路,而保險,則是一個朝陽行業。

            在重新選擇工作時,他放棄了汽車行業,全面投入保險行業。

            “在未來五到十年,保險行業都是金融的大風口。”保險行業資深從業者黃寧認為。

            目前,中國是全球第二大保險市場,僅次于美國。

            有觀點認為,未來十年,全球三分之一的新增保費,將在中國產生。十多年之后,中國會成為全球最大的保險市場。

            “優秀的人會吸引優秀的人,從而形成滾雪球效應。”梁超說。

            精英帶動精英,一個全新的保險銷售階層,開始形成。

             

            02 備受質疑

            但“精英”和“賣保險的人”,看似兩個極為矛盾的群體。

            中國目前有800多萬保險營銷員,在國人眼中,長期以來,他們的口碑并不佳。

            西裝革履、巧舌如簧,進行掃街式的、死纏爛打式的推銷……這就是大部分人對保險代理人和營銷員的印象。

            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歷史原因。

            1992年,保險代理人制度被友邦引入中國,并被很多公司采納。

            “這一制度在中國剛興起時,正值國企下崗潮。當時保險公司對入行未設門檻,吸收了很多下崗工人。”一位保險從業者表示,保險業經歷過一段野蠻生長期。

            人海戰術有著顯著效果,但惡果在日后開始逐漸顯現:銷售時,過度承諾;理賠時,貨不對板。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報告顯示,保險代理人整體學歷偏低。

            而截至2018年前5月,保險營銷員高中及高中以下學歷占比超過65%,本科及以上學歷人群不足13%。

            這個全新的、高學歷、高素質的精英群體,剛加入保險大軍的時候,必然遭受誤解和抵制。

             

            精英人群開始賣保險:年薪百萬,卻被嘲笑“沒出息”

             

            當崔文治告訴父母自己的轉行決定時,他讀出了他們表面支持背后的反對——兒子一直是學霸,又有份光鮮的工作,而現在,他居然要去賣保險。

            “哪怕到現在,他們也沒太想通。”崔文治說。

            在推薦一個朋友一款保險產品后,他發現,自己被拉黑了。

            在保險的精英銷售大軍中,很重要的一個群體,就是媒體人。

            “這群人,有很多天然適合做保險的基因。”黃寧稱,他們擁有很多高端人脈,同時溝通能力極強。

            但對于媒體人來說,加入這一行感受到的落差,或許更大。

            “我們是中央電視臺的,今天要碰我們,所有后果你們自負!”在暗訪地溝油產業鏈被村民圍堵時,海蘭曾經大聲震懾他們。

            她進入央視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在《今日說法》。在央視工作了十多年,她經歷過輿論監督的黃金歲月,親身感受過什么叫“無冕之王”。

            現在,一個老朋友得知她改行做保險了,在電話里脫口而出:“沒出息!”

            “因為做保險,我失去了絕大部分的朋友。”海蘭說,他們現在都躲著她。

            財經記者趙何莉,在做媒體人的同時,也開始兼職賣保險。

            在采訪結束后,她開始給金融大佬推薦保險,“很多人臉色立馬就變了,原來我們是對等的對話關系,推薦后,對方立馬斜著眼看我”。

            一次,她和一家公司的公關負責人約采訪,對方嘲弄地說:“你不會是想來給我們老板賣保險吧?”

            趙何莉覺得,對于媒體人來說,習慣了“高高在上”之后,其實很難將心態轉變成保險的“銷售心態”。

            “其他領域的精英不一定就能適應保險業。如果沒有及時轉變工作方式,他們也很難留下來。”保險研究學者完顏瑞云告訴一本財經。

            精英們剛入行時,幾乎都會承載很大的壓力。

            “‘精英’和‘賣保險的’,這是兩個完全矛盾的標簽。”趙何莉稱,她時常被兩個標簽中的一個裹挾,很難切換。

            有時候,她認為做的事情和自己的身份不匹配,“很屈辱”。

            但另一方面,她又意識到,自己有這樣的想法,“說明潛意識里,還有對保險的歧視和誤解”。

            她認為,只有戰勝了這種內心的“屈辱感”,才算真正入了行。

            03 百萬年薪

            隨著深入行業、了解行業,很多精英的屈辱感,在慢慢消失。

            “在幫客戶理賠時,我真的能感受到保險抵御風險的意義。”在一些“家庭支柱”意外倒下后,梁超看到,是保險,幫助他的家人度過了危機。

            “而最能洗刷屈辱感的,是金錢的回報。”趙何莉直言不諱。

            很多人在這個行業堅持下去的動力,來自于上不封頂的高薪——明星保險代理人年入數百萬的故事,并不是傳說。

            讓陳冰冰意外的是,她現在銷售保險的傭金,甚至比律師的傭金還要高。

            她曾經賣過一單50萬的保險,一次性提成20萬,“相當于打十幾個離婚官司”。

            “我曾經簽過一單,保費近百萬,提成30%,這一單我就拿到了近30萬。”香港一家著名電視臺的編導,也同時兼職賣保險。

            他現在兼職賣保險的收入,比媒體收入還高。

            “這個行業很公平,只要肯努力,一定會有回報。”海蘭逐漸接受了這個工作。

            而一位保險從業者表示,自己目前的收入已經比以前在金融行業時高20%,接近百萬。

            保險行業的高傭金,一直是行業公開的秘密。

            這和保險產品的屬性息息相關。

            保險是一款弱需求、低頻的產品,用戶交了保費,不會馬上享受賠付,只能拿到一紙承諾。

            因此,銷售,一直是保險的最大痛點。

            保險公司一般都愿意支付高額的傭金給銷售端。

            陳冰冰稱,各家保險公司的傭金不等,“我可以拿到20%到50%”。

            實際上,普通保險經紀人的收益并不高。

            根據中國平安2018年年報,平安代理人平均月收入為6294元。

            而精英們一旦適應工作,他們的優勢就開始呈現。

            他們不需要掃街,不需要電話銷售,也不用像狗皮膏藥一樣黏著客戶。他們通常用他們的專業能力和人格魅力,去與客戶建立信任關系。

            趙何莉通常會從財富傳承的角度,給大佬們推銷保險。

             

            上一篇:返還型保險究竟有啥魔力呢?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返還型保險究竟有啥魔力呢?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麻将二八杠如何作弊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2018最新捕鱼游戏大全 娱乐平台注册入口 时时彩qq群 南昌一条龙多少钱 安徽体彩十一选5一定牛 网上棋牌赌博通比牛牛 快三大小单双是骗局吗 重庆时时和五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