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保險的后僑興債時代:單純

            2019-03-08 11:12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浙商保險的后僑興債時代:單純

            來自浙商保險山東分公司的消息稱,2019年2月底,孔兵即作為浙商保險總公司臨時負責人,在副總裁兼山東分公司黨委書記胡小軍的陪同下,對山東分公司進行調研。

            金武被免浙商保險總經理職務之后,在長達近兩年半的時間里,浙商保險總經理職務一直空缺。空缺已久的高層人士變動落定,但是其持續已久的積弊,恐非換一員新將可以痊愈。

            總裁空缺兩年半

            公開信息顯示,孔兵歷任平安財險青島分公司財務負責人、永誠保險財務部總經理助理(主持工作)、副總經理(主持工作)、總經理、職工監事,永誠保險企劃部總經理兼財務部總經理、企劃部總經理、財務總監,于2013年出任永誠保險副總裁,但其在2017年上半年即從永誠保險離職。

            談起浙商保險,離不開僑興債違約。這一事件影響巨大,橫跨銀行、證券、保險等多個金融領域,也讓浙商保險元氣大傷,對其償付能力、現金流、公司經營造成重大影響。

            事件背后,暴露的是浙商保險早已存在的多項問題。

            原保監會辦公廳曾在2017年12月通過《保險監管參考》下發《浙商財險僑興私募債保證保險業務風險事件分析及啟示》,以此警示行業。

            2018年1月,原保監會公布了對浙商保險的處罰。處罰公告中,除指出浙商保險為按照規定辦理再保險(2014年底浙商保險資本金加公積金為14.91億元,而僑興私募債項目累計本金達10億元)、未按規定使用條款(浙商保險在只有一年期保證保險產品情況下,為承保兩年期的僑興私募債保證保險業務,通過拆分保單,連續出具兩張一年期保單的方式承保)、未按規定提取準備金、內控管理等問題外,還指出浙商保險聘任不具有任職資格的人員的問題。即孫大慶在未獲得原保監會高管任職資格的情況下,多次參加并主持浙商保險總經理辦公會,以總公司領導身份在OA中持續多次簽批文件等。

            為此,浙商保險被原保監會罰款121萬元,并被責令停止接受保證保險新業務一年,同時時任該公司總經理金武被撤銷任職資格。

            據了解,金武于2013年出任浙商保險總經理職務,其任職時間到2016年6月。2016年7月26日,金武被免浙商保險總經理職務。此后,浙商保險從中國人壽挖來孫大慶這樣具備壽險公司背景的人,來擔任財險公司領軍人,直到2017年被原保監會處罰時,孫大慶的任職資格尚未能獲得原保監會核準。

            隨著2017年12月底,原保監會對浙商保險進行處罰,此后浙商保險的總裁人選就一直空缺,而在今年2月底孔兵以臨時負責人的身份現身,浙商保險的總裁已經空缺兩年有余。

            其他風險

            據浙商保險2017年年報顯示,除了僑興債之外,其在保證保險方面還涉入其他風險區域。

            其年報披露:“公司于2015年3月與某投保人簽訂貨幣履約保證保險合同,為其通過平臺向投資人借款的本息承擔保險責任,借款期限為兩年,該借款同時由銀行出具履約保函。該筆借款到期后,由于借款人未能按照償還部分借款,公司對未償還部分進行了賠付。同時公司向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該投保人、出具銀行履約保函的銀行,以及其他保證人提起訴訟。”對照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判決文書,記者注意到,此次浙商保險追償的主債務人為佛山中鴻酒店投資有限公司,訴訟標的金額近3億元,出具保函的銀行為中國進出口銀行深圳分行。

            而在2017年二季度末,浙商保險的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僅為45.4%,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為90.79%,風險綜合評級為D類。因償付能力不達標,浙商保險收到原保監會出具的監管函,被責令增資、停止接收非車險新業務、停止增設分支機構。

            此后為應對危機,浙商財險被迫增資15億元,償付能力才邁過監管紅線。

            前路崎嶇

            值得注意的是,浙商保險實際控制人已變為浙江省交通投資集團(以下簡稱“浙江交投”)。

            據了解,2017年底浙江省政府同意由浙江省國資委將其持有的浙商集團100%股權無償劃轉給浙江交投。浙商集團成為浙江交投全資子公司,浙江交投將對合并后浙商集團相關資產分板塊實施產業重組。

            2018年7月,浙江省交通集團和浙江省商業集團合并重組完成。據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浙江省商業集團的股東在2018年6月30日已為浙江省交通投資集團。

            浙商保險償付能力報告也披露了這一股權信息。在其償付能力報告股權結構樹狀圖中,浙江商業集團持有浙商保險25.5%的股份,浙江商業集團子公司浙江國大集團持有8%的股權,而浙江商業集團的股東為浙江省交通投資集團。不過浙商保險的董事長仍為高秉學,高秉學同時兼任浙江省商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盡管浙商保險方面曾表示,將發力交通板塊保險業務,不過從其關聯交易報告來看,仍未看出新的實際控制人浙江交通投資集團對其業務發展有明顯的幫助。

            經歷了增資、實控人變更的浙商保險,此前已被叫停非車險業務,而在新車增量放緩、報行合一的背景下,作為中小險企的經營壓力可想而知。

            2017年浙商保險虧損9.02億元,來自其2018年四季度償付能力報告顯示,浙商保險仍虧損3.4億元,凈資產只有9.08億元。在2017年,其公司治理評級由B級降到C級。

            來自銀保監會的數據顯示,雖然2018年浙商保險錄得43.98億元保費,同比增長了17.79%,但是其保費在9月份開始出現環比負增長,9月、10月、11月、12月其保費收入分別是3.9億元、3.04億元、3.03億元、3.51億元,保費出現了小幅度的下滑。

            而在2019年開年,浙商保險即因在停止接受非車險新業務期間,通過批單的方式延長保險止期開展非車險新業務,收到銀保監會罰單。浙商財險被處以罰款40萬元,兩名相關責任人也一同被罰。


            上一篇:蘇州保險業發展總體較為穩健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蘇州保險業發展總體較為穩健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18-19五大联赛开赛时间 五分赛结果 i江苏11选5走势图 重庆时时开奖预测下期 白菜网体验金网址 火柴人战争无钻石版 pk10冠亚和值全天计划 人体写真的网 宁夏11选5走势图表 36选七最近3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