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產業轉移路在何方

            2019-08-19 10:31 來源:未知 作者:石家莊生活網
            中國的產業轉移路在何方

              國際產業轉移通常意義上是指部分產業從一個國家或地區向另一個國家或地區的遷移,這種遷移主要是生產的遷移,其主要目的是規避原生產國日益增長的要素成本,而選擇一個生產成本更為低廉的地區,以獲取更高的效益。
             
              從產業轉移的歷史變遷來看,其對于輸出國和輸入國基本都是雙贏的結果。前者在經濟發展達到一定水平后,要素成本也會同步提高,低效率的落后制造業會被高效的新興產業所取代,經濟結構的改善有助于他們擺脫增長陷阱的困擾;而后者承接了所謂的落后產業后,可以迅速地將勞動力從土地中解放出來,全社會的生產效率也因此而得到提高,對于后起國家而言,這是完成初始資本積累最有效也是唯一的途徑。
             
              在成功的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20世紀初承接英國的產業轉移而迅速強大的美國,還有戰后從廢墟中建設起來的德國與日本。最近的一次,則是在上世紀90年代,全球產業鏈向中國的集聚,幫助中國創造出了30年的增長奇跡,也使得我們成為了全球的制造業基地。
             
              然而,如今的中國早已不是當初那個貧弱不堪的落后國家,在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高速發展之后,我們也不得不面對產業轉移的問題。
             
              不過,正如筆者在上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當前的中國尚未做好充分的準備去完成新一輪的全球產業轉移。這一方面與我國的勞動力結構有關,另一方面也受困于我國的經濟發展方式與發展現狀。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移步到上一篇文章,筆者在這里不再贅述。
             
              今日要講的,主要還是未來中國在引導下一輪產業轉移的過程中,應該選擇什么樣的道路。這個議題將在未來的五到十年中,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核心議題之一。
             
              首先,中國是否存在進行國際性產業轉移的急迫性?答案實際上是否定的。
             
              這主要是因為我國在改革開放以來,一直是優先選擇開發東部沿海地區,而廣大的內陸地區卻發展滯后。在出口型導向型經濟的思維下,東部沿海占有資本密集、航運便利的優勢,形成產業集群的綜合成本較低,因此也是外資企業投資中國的首選落腳地。
             
              但是,現在的東部地區的勞動力、土地、社會福利、環保等成本大幅上漲,其區位優勢已經被完全對沖。相比而言,內陸地區在各項要素成本上都具備比較優勢,而地方政府也渴求項目投資,為此提供了大量的優惠政策,也吸引了一大批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前往內地。
             
              從地理角度看,我國的地形走勢呈現出三級階梯狀。而事實上,我國的經濟結構也呈現出相同的分布特征。在社會經濟的發展程度上,東部地區作為第一梯隊已基本可以與中等發達國家比肩,而中部地區還處在中等收入國家的狀態,西部地區更是存在著欠發達國家的面貌。這種經濟發展上的分野,也為我們提供了另一種思考方式,即改革開放向內陸地區的延伸。
             
              過去,我們曾提出中部崛起和西部大開發戰略,但是整體的實施效果并不理想。那是因為經濟發展階段的局限,當時的中西部地區還未能體現出如今的比較優勢,而彼時的東部沿海也正熱火朝天地出口創匯。現在,這些因素已經不再適用,那么我們也是時候重新撿起這些戰略。
             
              其次,隨著貿易爭端的愈演愈烈,我國也在從出口導向型經濟向內需型經濟轉型,中西部地區聚集了我國60%左右的人口,他們的衣食住行實際上存在著巨大的內需潛力,像拼多多這樣的企業在逐步崛起,也說明了這一點,消費正在不斷下沉,對于一二線城市而言或許是消費降級,但是對于四線以下城市和廣大農村卻是消費升級。
             
              制造業企業的內遷,一方面可以接收返鄉的農民工,免除他們的背井離鄉之苦,緩解失業問題;同時也可以避免城市化水平的失衡,疏解大城市的人口壓力。另一方面,轉移到中西部地區的企業可以更加接近市場,這樣也節省了高昂的物流成本和內部交易成本,可謂是一舉兩得。
             
              很多人會質疑低端制造業的利潤水平和經濟效益,這實質上還是一種偏見,是知識經濟對勞動經濟的偏見。雖然從利潤率來講,低端制造業的單位效益比不上高端制造業,但是從規模效益上而言,低端制造所創造的價值并不會更低。當然,也不是所有的低端制造業都適合內遷,那些環境破壞太大、利潤太低或者受迫于其他因素無法遷入內地的產業,我們應該接受其向海外遷移。實際上,我們大可以效仿日本,將不合時宜的產業項目遷往東南亞和非洲地區,其所創造的效益仍會回流到國內,為我們的產業升級添磚加瓦。
             
              另外,在產業轉移的節奏上,我們應該做到穩扎穩打,一步一步地去實施,在重要決策上要反復論證其合理性和可行性,避免“運動式”的一刀切。
             
              作為后起國家,我國有幸可以參照一些先行者的成功案例。比如,在西方發達國家完成產業轉移之前,他們的城市化率基本都超過了70%,也就是說他們大多數都完成了勞動力人口的大遷移,并同步實現了新興產業的崛起,讓勞動力和產業結構的現狀得以對接,整個過程一般會持續十年左右。
             
              而我國的城市化率目前只是剛剛達到60%,與發達國家尚有差距,應該只是處于產業轉移的準備期或是初級階段,切不可貪一時之功而不顧大局。除此之外,還應該抓緊新興產業的培育,加快產業升級的步伐,不能等到傳統產業瀕臨死亡了,新興產業卻還在新生的路上,那樣最終必然落得一個未富先空的結果。這里所謂的“空”,就是產業空心化,這樣當前許多西歐發達國家共同面臨的問題。
             
              最后,筆者還有一些小小的建議,僅供參考。
             
              第一,要加強內陸地區的開發,不僅是基礎設施的建設,還包括對地方行政機關的監管和完善,提高其對經濟發展的管理水平,創造出更好的營商環境,吸引外來投資發展期房經濟。
             
              第二,降低企業的隱性成本,提供勞動力培訓、供應鏈管理等一系列服務,降低企業的投資風險,讓企業能夠迅速融入本地市場。
             
              第三,因地制宜的引入外來資本,要做到寧缺毋濫,對于不符合政策規定的應該堅決地加以回絕甚至是淘汰,不能以唯GDP論來考核地方政府的政績。在這一點上,我們已經取得了顯著的進步。
             
              總而言之,我國的產業轉移之路要充分借鑒發達國家的成功經驗,但也要考慮到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獨特性,不可一味模仿。在吸取國內外經驗教訓的基礎上,相信我國會走出一條更好的產業發展之路。

            上一篇:24日起主城部分道路有臨時交通管制        下一篇:沒有了

            上一篇:24日起主城部分道路有臨時交通管制

            下一篇:沒有了

            熱門搜索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时时图片 福彩36选7 3d分析软件 ag斗牛游戏 老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3d组选奖号938 棋牌游戏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北京各种展览公众号 爱彩乐彩票网